新破天一剑私服就是页页白纸

作者 破天一剑私服 来源 http://www.hnxfz.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8/03/22

新破天一剑私服游戏就是页页白纸,我们写满点点滴滴,三十载别后再相聚,快乐如春绽放在每个人的心里!

李胜讲完王杰吃了哑巴亏的事,看看天色已晚于是就说:“走吧,去伙食部,你们也已经来了多天,也采访得差不多了,咱们好好喝一顿去,如果把我喝高兴了,或许我还会给你们讲出王杰其他人不知道的故事。”

于是我们去了伙食部,菜还算丰盛,几杯酒下肚李胜便讲出了下面的故事:

王杰不但性格开朗,爱说爱笑,而且胆子还大。村里谁家有上了年纪的人死亡时,特别是谁家老太太死了,在没有出殡之前都得把王杰找去壮胆。

人也真是个怪东西,一个活着时性格柔和,老实的一杠子压不出个屁来的人,甚至是病得都起不来炕,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可是一旦死后就变得不是那个人了,几乎所有的活人都怕了他,包括自己的亲人,乃至儿女。

大多数活人都怕死人,女人和儿童尤甚,就连那些打仗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头青们,见了死人也一个个都吓得魂不附体,特别是晚间有的人连门都不敢出。

某日白翔一个远方弟媳春苗来了,神色疑惑的和王杰说:“嫂子、过去看看吧,老太太这回可能是真的要死了。春苗说真的要死了的人,是白翔的一个远方婶子。老太太守寡多年,生了二女一男都已成家立业,按说老太太也该颐养天年了。

可是老太太有哮喘病,咳嗽上来一声接一声,常常是一咳嗽就是一顿饭的功夫,而且咳嗽劲上来坐着、躺着,走着都不行,每逢咳嗽厉害时必须撅着,脑袋向下前额用手垫着,在胸脯部位垫了高高的两个枕头,双膝跪在炕上把屁股撅起挺高,一声接一声地咳嗽,每每咳嗽完毕都是累得通体是汗。

晚年时老太太的咳嗽就更厉害了,常常咳嗽完自己便感慨地说:“哎、这是哪辈子造的孽啊?还让我遭罪干嘛啊,怎么不让我替那些不该死的好人死了啊?省得我遭这份罪了……”

儿女们见老太太咳嗽也深感心疼,但是没办法(那时缺医少药)。

一次老太太患了重感冒咳嗽的尤为严重。连续几天病魔折磨,把本来勉强维持生命老太太折腾得几乎奄奄一息。

三个儿女围在左右,看着骨瘦如柴的母亲,时而咳嗽不止,一阵咳嗽过后半天缓不过一口气来,每每这时就吓得儿女们以为母亲那口气缓不上来了,可是老太太还是顽强地坚持活着。儿女们见老太太遭罪一个个心疼得默默流泪。

一天晚饭后,在一次长时间大咳之后,老太太那口气就缓不上来了。儿女们拿过老太太自己做好的那套为咽气时穿的新衣服,趁老太太身子没硬套在她身上,在靠北墙的地方搭了个板铺,铺了些被褥把老太太抬了上去。

然后便分头安排老太太第二天的丧事,老太太的小女儿嫁在外村,对村里的事不太熟悉,所以兄妹分工让小妹看着老太太,及接待有来吊唁的亲朋。

在迎来送往接待了得知老太太过世的几拨人后,时间已到了半夜了,兄妹三人和衣在老太太的炕上躺下休息,在老太太头上的板铺处点了不明不暗的一盏煤油灯。

在睡到下半夜时,小妹朦胧中好像突然听见老太太喊:“小妹,我渴了啊。”

小妹随即爬起想睁眼看看母亲,就在小妹睡眼蒙眬地看老太太的那一刻,活着时咳嗽的一点力气没有,连翻身都需要别人帮忙的老太太,虽然已经死了却穿着那身新衣服突然坐了起来。

也就在老太太往起一坐的那一刻,不知是她的手,还是盖在她身上的被子碰到她头上的煤油灯,啪嚓一下子煤油灯已被打翻在地熄灭了。

这一幕发生在电光石火间,却是被小妹尽收眼底,虽然她伴有睡意精神有些恍惚,但母亲喊时她就已经醒了,她抬头看时老太太正好往起坐,所以她看得非常清楚。

煤油灯一灭,加之啪嚓一响,当时吓得小妹已不是好声地喊叫,边喊边忽地坐起从窗户跳了出去。

小妹的喊声惊醒了姐姐、哥哥,二人一看屋里黑黑的,不知何故就盲目地问:怎么了。

这时站在窗外惊魂未定的小妹说:“娘诈尸了,把煤油灯打灭了,自己在铺上坐着呢。”

这哥俩一听也吓毛了,也一骨碌爬起迅速从窗户跳了出去。这时只听屋里老太太有气无力地说话了:“小妹、你胡说什么啊?诈什么尸啊我根本没死,赶紧进来找火柴点灯。”

哥几个半信半疑,哆哆嗦嗦地问老太太:“娘、你真的没死吗?我们可是你亲生的啊?平时我们对你也算尽孝可别吓唬我们了啊……”

这时老太太也不说话了,漆黑的屋里安静的一点声音也没有,三个儿女也不敢进来,走还不忍心扔下母亲,漆黑的夜里屋里屋外就这么僵持着。

突然屋里又传出老太太的咳嗽声,这时儿子说:“我在这里看着,你们二人去找王杰。”

王杰正在熟睡,突然听见窗外急促的喊叫声,急忙起身出来一看是她们姐妹俩。

二人扼要说了一下刚才的事,王杰便匆匆跟着二人来了。

王杰到窗下喊了两句婶子,屋里传出老太太微弱的声音。

王杰马上开门进屋,老太太儿子身后端着的煤油灯,王杰接过煤油灯,端着走到老太太板铺边,把灯举到老太太面前细看,这时三个儿女也凑近仔细看,可不是吗,板铺上活脱脱坐着着满脸没有一点血色的老太太。

王杰关切地问:“婶子,你感觉怎么样?哪里不舒服吗……”

老太太断断续续地说:“我渴啊。”

小妹这时才醒过腔来,哭着去给母亲倒水……

老太太喝了几口水,精神感觉好了不少,但依然有气无力地说:“这口痰真的差点憋死了啊,也难怪他们害怕,这深更半夜的啊……”

坐了一会王杰要走,兄妹几人说什么也不让,唯恐老太太还有反复。王杰没办法,只好陪着他们在那里直到天亮。

天亮之后大家这才相信老太太确实没死。但是到了晚间小妹又把王杰找来,唯恐母亲还有万一。

王杰一直陪了三天,直到他们确实相信老太太是真正活人之后王杰才回家睡觉。

老太太这一活,竟然又活了三年多。

当下王杰跟着春苗来到了她家,老太太还没有咽气,几个儿女上次让老太太吓了够呛,所以这次早早就把王杰找来了。

老太太虽然没咽气,但几乎与死人没什么两样,脸上一点血色没有双眼紧闭,唯有微弱的呼吸使胸部略微起伏,如果不是细看分明就是一具尸体。

王杰摸了摸老太太额头,低头侧耳贴在老太太鼻息处听了听与春苗说:“估计过不去今晚……”

夜已经很晚了,可是老太太就是不咽气,微弱的呼吸真的如游丝,有时吸气时还伴有那种吱吱的怪声,于是又吓得几个儿女远远地躲着老太太。

王杰不害怕,她拽了一个枕头躺在离老太太最近的地方,借着煤油灯昏暗的灯光,不时的还起来到老太太脸上看看。

时间过了午夜多时,忙活了一天零半夜的儿女们,虽然害怕他们的娘再“诈死”,但实在困急了他们也顾不了那么多,一个个稀里糊涂地睡去了。

王杰也困了,也躺在老太太旁边睡着了,并且还发出均匀的鼾声。

就在这时,老太太微弱的呼吸声突然吱吱地加大了,并且声音很长,而且还手舞足蹈。立时又吓得几个儿女慌忙起来,他们不敢在屋里呆着,几个箭步便冲出了门外……

王杰不敢怠慢也迅速翻身坐起,伸手摁住了老太太乱舞的手,老太太被摁着一阵挣扎之后渐渐平静下来。

王杰见老太太平静后又端过煤油灯在她脸上照了照,继而伏在她嘴边听了听,确定老太太这回确实已经死了,刚才的折腾是在进行垂死挣扎,用老百姓的话说那叫挣命。

于是王杰便喊来躲得在远处看着她们的几个儿女,告诉儿女们这回他们的娘确确实实已经死了,老太太再也不会“诈死”了。

几个人一听害怕的表情顿失,随即便嚎啕大哭了起来。

找破天一剑私服最新技术文章与新开破天一剑sf,请到新破天一剑私服发布网www.hnxfz.com

Copyright 2006-2008 Powered By 破天一剑私服,新开破天一剑sf,新破天一剑私服发布网 - www.hnxfz.com
破天私服玩家找破天一剑私服开服信息和新破天一剑私服技术文章首选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