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破天一剑中槐花飘香

作者 破天一剑私服 来源 http://www.hnxfz.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8/07/10

人生没有迷茫,人生都是过程,要以豁达的心态去面对生活,要以自信的姿态去描绘人生,珍惜现有淡看失去,定格在沉稳的尖端就是对生命的释然。在傲世破天一剑游戏中,释怀的心是人生最好的礼物,独闯的路那是最美的风景。

清早,推开窗户,一股清香迎面扑来,空气里我嗅到了熟悉的味道,哦,原来是槐花开了。

槐树,很普通的一种落叶乔木,在我的家乡华北平原上很常见。槐树生长的地方很随意,房前屋后,田埂地头,路边河畔,随处可见。每当槐花盛开的季节,整个空气里都弥漫着槐花的清香。

每年四月底五月初,是槐花盛开的时候。每到这个时候,一串串洁白的槐花缀满了枝头,一丛丛、一簇簇,像一个清丽可人的女子,嘟着小嘴,含苞待放,在枝叶的半遮半掩中,羞涩的探出头来。暖暖的春风吹来了,在阳光的照耀下,她们粲然开放,不娇柔,不造作,自然清新。于是,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淡淡的素雅的清香,沁人心脾。“槐林五月漾琼花,郁郁纷纷醉万家,春水碧波飘落处,浮香一路到天涯。”这首诗正是这个季节槐花飘香的真实写照。

极目远眺,不远处一树一树的槐花开了,一下子把我的思绪拉回到了我的童年时代。

槐花有良好的观赏价值,可也是农家人暮春时节最美的佳肴。在我儿时的记忆里,母亲拿着长长的杆子,上面绑着一把镰刀,把槐枝削下来。我拎着篮子,跟在母亲身后,着急忙慌的在树下拾槐枝,等到拾了好大一堆之后,便开始捋槐花。槐枝上有针刺,一不小心就会扎到手,可这也没打消捋槐花的兴致。有的时候,会把成串的槐花挂在耳朵上当做耳坠,也会抓起大把的槐花放在鼻子下嗅嗅,那股清香往往会让我深吸一口气,禁不住往嘴里丢了几粒。槐花嚼起来有些淡淡的香味与苦味,每当这个时候,母亲总是轻声呵斥着我:“小馋猫,生的是不能吃的。”

回到家,母亲总是把槐花洗干净,撒上盐巴,再用面粉搅拌均匀,然后放在锅里蒸。蒸好之后,再拌上捣好的蒜泥,陈年的老醋,喷香的麻油,槐花饭就大功告成了。拌好的槐花饭,往往是来不及细细咀嚼、慢慢品味,我就吃了个碗朝天。

槐花的花期很短,一般是十天左右,所以这样的槐花饭一年也就只能吃个三两回,拿回家的槐花也是舍不得一下子就吃干净的。母亲就把吃不完的槐花用热水焯一下,晾晒干之后储存起来。等到夏季的时候,母亲拿出一把槐花,用开水浸泡一下,然后放在汤锅里,打上鸡蛋花,吃起来也别有一番风味。槐花性凉,夏季天气炎热,吃上一碗槐花汤,据说能清热、凉血、解暑,好处不少呢。当然,晒干的槐花也可以包成槐花包子,可那样的吃法真的很奢侈,母亲一般是舍不得如此奢侈的。有时母亲也会因为我的软磨硬泡,在蒸馒头的时候,顺带给我包上几个槐花包子。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离开了家,离开了母亲,再也没跟过母亲去采过槐花,只是每年槐花飘香的季节,母亲总是托人给我捎来一大包的槐花。如今又到了槐花飘香的季节,可母亲远在外地,今年是吃不上母亲的槐花饭了。

不远处,那些白色的花儿一丛丛、一簇簇,高高的挂在枝头,开放的有些肆意,也可以看见树下有人在拿着长长的杆子采槐花。惊喜之余,我拿着方便袋冲出了家门。一路上,葱郁的树木,盛开的小花,处处洋溢着春的风情万种。可我顾不得理睬这些,径直朝采槐花的地方奔去。

站在高高的槐树下,采摘着槐花,看着那些欢欣雀跃的孩子,看着削槐枝的他们的母亲,嗅着淡淡清香的槐花,我有些恍惚了,我仿佛回到了童年,仿佛回到了与母亲一起采槐花的日子,那样清晰,那样温馨。

后记:在傲世破天一剑游戏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就想到了岁月的迷离,想到了曾经走过的距离,想到了那些堆积的记忆。是记忆攀附了我?还是我攀附了记忆?是记忆攀登了山峰?还是山峰攀登了记忆?只是这些回忆,老是在不断变得沉寂。

找破天一剑私服最新技术文章与新开破天一剑sf,请到新破天一剑私服发布网www.hnxfz.com

Copyright 2006-2008 Powered By 破天一剑私服,新开破天一剑sf,新破天一剑私服发布网 - www.hnxfz.com
破天私服玩家找破天一剑私服开服信息和新破天一剑私服技术文章首选网站。